16 十月 2019 現貨鈀金突破1700美元已持續4年的鈀金熱還能走多遠
第一財經日報

  在全球風險資產因貿易形勢處於風雨飄搖之際,鈀金價格再次一騎絕塵,成為市場焦點。

  由於兼具貴金屬和工業屬性,在避險情緒和供需矛盾的雙重加持下,現貨鈀金的價格本月初成功站上1700美元/盎司,並連續創下歷史新高。

  從2016年500美元起步,一直是表現最好的貴金屬品種,如今這場持續近四年的牛市還能走多遠?

  需求居高不下,現貨供應前景堪憂

  鈀是世界上最稀有的貴金屬之一,地殼中的含量約為1億分之一,年產量不到黃金的8%。與金銀類似,鈀因其閃亮的光澤可以被用來製作首飾,同時因為擁有優異的物理和化學性能,鈀也是航天航空等高科技領域以及汽車製造業不可缺少的關鍵材料。

  如今汽車業包辦了全球鈀需求的80%以上。由於全球各國排放標準的提升,對汽油車尾氣催化轉化器和淨化催化劑的要求越來越高,大大推升了對鈀的需求。除了傳統能源車,混合動力和電動汽車也是鈀的消費大戶。作為汽車業的未來,全球各大車企都在積極投入到新能源汽車的研發中,對鈀資源的市場需求愈發水漲船高。

  貴金屬諮詢公司金屬聚焦(Metals Focus)的報告顯示,去年汽車行業的鈀金需求已經達到創紀錄的850萬盎司,遠高於2010年580萬盎司的水平,2019年底時地上鈀金存量預計將降至1280萬盎司,遠低於2010年底時的1770萬盎司。全球最大族金屬加工與經銷商莊信万豐(Johnson Matthey)預計,今年鈀金市場的供給缺口將達到100萬盎司。

現貨鈀金突破1700美元已持續4年的鈀金熱還能走多遠打開APP 閱讀最新報導

  由於分佈極為集中,目前全球鈀的產量極大程度上取決於俄羅斯鎳礦的生產狀況,而供應形勢正變得愈發不容樂觀。全球最大鎳和鈀金生產商諾里爾斯克鎳業(Norilsk Nickel)9月底表示,對旗下全球鈀金基金(GlobalPalladium Fund)供應能力有所擔憂,稱未來市場缺口可能進一步擴大。該基金成立於2016年,主要通過從包括俄羅斯央行在內的各種渠道購買金屬,並將其賣給工業客戶以穩定市場供應。分析人士認為,莫斯科的戰略儲備鈀已接近枯竭,而其他持有者則捂盤惜售,加劇了市場供需失衡的局面。

  另外一個重要的市場指標租賃利率(lease rate)也證實了鈀金現貨市場的短缺。BMO資本市場大宗商品研究董事總經理漢密爾頓(Colin Hamilton)表示,在流動性極度低迷的市場環境中,鈀的月租賃利率已經達到5%,相當於年化80%的利率水平,相比之下鉑金的年租賃費只有2%。鑑於汽車製造商缺乏短期需求彈性和較高的催化劑用量,鈀金市場的可用庫存正在加速減少。歷史上,1997年也曾出現現貨鈀金短缺危機,當時短期租賃年化利率一度達到300%。

  資源替代短期內也很難成行。北美鈀金公司首席執行官加拉格爾(Jim Gallagher)表示,雖然鉑與鈀的性能具有相似性,鉑用於柴油車尾氣淨化,而鈀主要用於汽油車。從目前的情況看,汽車製造商至少還需要18個月以上的時間完成相關的技術改造。而要完成鉑鈀替換需要更多的鉑,生產商還需要改變設計佈局,因為鉑對熱量和化學物質的反應與鈀不同。

  瑞銀策略師喬尼·特維斯(Joni Teves)表示,穩健的需求、有限的供應和美元荒困境都支撐了鈀金的價格。今年早些時候,鈀金沒能很快迎來爆發主要是因為管道庫存釋放了部分額外的供應。但從目前市場的反應來看,這部分的庫存應該已經被很好地吸收了。

  2000美元不是夢?

  第一財經記者查詢紐約商品期貨交易所(NYMEX)持倉發現,做多鈀金的頭寸正在快速上升,或暗示8月以來的漲勢並沒有結束。此外,從近年來的走勢圖看,鈀金價格的季節性旺季往往發生在每年的四季度和下一年的第一季度。因此,鈀金未來幾個月的表現依然值得投資者期待。

  一位華爾街對沖基金交易員向第一財經記者表示,盤面上看近期可能是一些汽車商提前入場做長期對沖,推高了價格。而當上行趨勢形成時,新的對沖盤和投機盤被點燃,行情就進一步向上推升。

  大宗商品研究機構CPM合夥人克里斯蒂安(Jeffrey Christian)表示,鈀有強勁的市場需求,這是最關鍵的,現階段漲幅主要歸因於預期價格會上升的投資者的投機需求,也有部分投資者因近期黃金白銀價格調整“轉投”走勢更強的鈀金期貨。目前空單量已經降至多單量的20%左右,由於市場規模較小,這種情況有可能繼續引發逼倉行情。

事實上,今年鈀金的走勢並非一帆風順,在3月和7月出現過兩波大幅回調,其中3月28日重挫7.9%創該品種上市以來歷史最大單日跌幅。 因此不少機構在看漲鈀金價格的同時還指出,未來市場仍存在一些下行風險。 美銀美林今年3月將鈀金2019年目標價上調至2000美元/盎司。 但在最近發布的研報中,該行認為黃金、白銀等走勢不確定性將對鈀金形成連帶影響,此外需要防範多頭做多意願有限空頭反撲的風險。

  事實上,今年鈀金的走勢並非一帆風順,在3月和7月出現過兩波大幅回調,其中3月28日重挫7.9%創該品種上市以來歷史最大單日跌幅。因此不少機構在看漲鈀金價格的同時還指出,未來市場仍存在一些下行風險。美銀美林今年3月將鈀金2019年目標價上調至2000美元/盎司。但在最近發布的研報中,該行認為黃金、白銀等走勢不確定性將對鈀金形成連帶影響,此外需要防範多頭做多意願有限空頭反撲的風險。

  渣打銀行貴金屬分析師庫珀(Suki Cooper)則在研報中稱,現在貿易形勢看到了一些積極進展,這有助於支持更多行業買家的情緒。流入交易所交易基金ETF的資金表明,對鈀的需求有所增加,但投機者可能加劇推動價格波動。與黃金等貴金屬不同,鈀金價格中工業需求的影響力仍相當高。因此,任何經濟數據惡化、股市回調的跡像都將在今年剩餘時間裡給鈀價帶來下行風險。

  今年三季度以來歐美主要經濟體製造業活動表現持續低迷,加劇了外界對經濟衰退的擔憂。如今全球汽車業已經顯示出疲軟跡象,美國、歐洲、中國、印度等主要經濟體汽車銷售增速有所回落。摩根大通警告稱,經濟衰退是鈀金上漲的剋星,在2001年和2008年的兩次經濟衰退中,鈀金價格從高峰到低谷的最大落差超過50%。總體而言,供需關係將是支撐未來鈀金價格的根本,但宏觀經濟形勢的變化則是不確定因素,盲目看多並不可取。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與久久銀樓無關。久久銀樓對文中陳述、觀點判斷保持中立,不對所包含內容的準確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證,且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請讀者僅作參考,並自行承擔全部風險與責任。

You can follow any responses to this entry through the RSS 2.0 feed. Both comments and pings are currently closed.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