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 十二月 2018 2018年的貴金屬市場:黃金失去避險魅力鈀金愈發“瘋狂”
FX168

  在大多數投資者的認知中,美元、黃金、日元都屬於主流的避險資產,但是2018年以來,在強勢美元的打壓下,黃金和日元的避險屬性均被打上了問號。以黃金為例,黃金自年內高位大幅回落,避險魅力未能顯現。其余貴金屬方面,白銀鉑金也表現低迷,不過金卻一躍成為今年“最牛貴金屬”。那麼,影響2018年貴金屬市場走勢的主要因素是什麼呢?

黃金為何失去“避險”魅力?

  黃金投資通常被視為恐懼和金融壓力的“晴雨表”。但在2018年,黃金似乎並未表現出這一點。雖然年內金價對股市下跌和地緣政治緊張局勢曾做出一定的反應,但總體而言,美元成為了避險投資者的第一選擇,黃金反而遠不如美元穩定。

中信證券 ( 600030 , 股吧 )分析師指出,黃金是較為傳統的避險資產,特別是當信用貨幣失去秩序時,更能發揮其作用。然而,今年以來,貿易爭端、全球經濟增長不確定性較大,以美元計價的黃金價格下降受美元影響因素大。此外,通脹數據支撐利率進一步攀升,從名義利率上升和通脹穩定的角度來看,實際利率將上升,這反而增加了持有黃金的成本。

  2018年黃金走勢主要可以分為三個階段。

  1月初——5月中旬:金價在這個階段總體呈現整固態勢,最高一度觸及1365美元/盎司附近的高位。

  5月中旬——8月中旬:金價在這一階段呈現持續下跌態勢,並在8月13日觸及年內低點1160​​美元/盎司。

  8月中旬——至今:自8月13日觸及年內低點以來,金價整體呈現企穩回升態勢。目前反彈至1267美元/盎司附近。

強勢美元成為金價今年表現不佳的主要原因。 從4月中旬以來,美國經濟表現出極具韌性的複蘇形勢,這一點和歐元區以及新興市場相比尤為明顯,因此投資者迴避黃金,轉而流向了美元。下載APP 閱讀本文更深度報導

  強勢美元成為金價今年表現不佳的主要原因。從4月中旬以來,美國經濟表現出極具韌性的複蘇形勢,這一點和歐元區以及新興市場相比尤為明顯,因此投資者迴避黃金,轉而流向了美元。

  另外,市場對美聯儲的加息預期也打壓了投資者對黃金的避險興趣,美國利率升高推動實際收益率的升高對黃金而言是很大的承壓因素。美聯儲2018年全年加息四次,並暗示將在2019年加息兩次。

  綜合而言,儘管黃金一直被人們認為是避險資產,但從表現來看,確實已逐漸失去了作為避險資產的優勢。特別是金融危機之後,作為黃金計價貨幣的美元在風險事件面前表現相對更為穩定,成為黃金的打壓因素。同時,在經濟面向好的大背景下,黃金相對有息資產的劣勢進一步擴大。這些都導致​​了黃金在市場波動下的不穩定性。

  研究員表示,由於持有黃金本身並不會產生股息或者債息,持有黃金的機會成本可以看成是美國國債實際收益率。機會成本越高,投資者持有黃金的動力就越低。因此,黃金的上行趨勢性機會一般都是利率下行的時候,短期的避險情緒引發的黃金上漲很難持續。從目前美國的經濟和通脹數據來看,美國仍具備繼續加息的條件,美國國債收益率仍具有上升趨勢,所以,目前黃金並不具備上行的趨勢性機會。

  對於黃金的避險屬性是否仍然存在,世界黃金協會(WGC) 印度區董事總經理Somasundaram稱,黃金作為一種避險資產或者避險工具的作用正在消失其實是一種比較短期的、不具備戰略性的看法。對於國家和投資者來說,黃金作為避險資產與投資工具是經過考驗的。

  首先,對於國家來說,黃金是重要的避險工具,它的避險屬性在經歷了金融危機之後其實得到了加強。從實際數據來看,金融危機過後,各大央行會定期增持黃金資產,包括在2017年以每年100噸左右的速度增持,這與十年前央行減持黃金資產的趨勢完全不同。

  Somasundaram指出,黃金是可以對抗市場不確定性的保險工具,當通貨膨脹來臨時,黃金可以避險保值,納入黃金的投資組合會比那些沒有納入的投資組合表現更好。

博時黃金ETF基金經理王祥也表示:“很多投資者提到黃金,就會想到它的避險屬性。然而,所謂的金融市場波動一般隨著風險事件的發生而觸發,要做到事先預測是比較困難的。看到風險事件的發生再想起避險而購買黃金資產,可能已經錯過了波動最為劇烈的時段,避險的作用大打折扣。因此,平滑資產組合波動是整體的投資目的,長期配置則是持有黃金資產的手段。”

  王祥認為,黃金資產的核心功能是在整體資產組合中作為“穩定器”存在,通過長期配置起到平滑波動的作用,投資比例不用很高,相當於控制整體資產的回撤水平。

  華安基金黃金ETF基金經理許之彥也認同,2019年黃金這一資產應該進入投資者的配置窗口。

  展望2019年黃金市場的走勢,隨著美聯儲可能在明年暫停加息、美元料走軟,目前華爾街對2019年黃金前景都普遍比較樂觀。

  高盛分析師稱,要看到金價進一步走低會“很難”,一旦“強勢美元趨勢開始消退”,黃金應該就會反彈。該行將3個月、6個月和12個月金價預測分別維持在1,250美元/盎司、1,300美元/盎司和1,350美元/盎司不變。高盛已經將黃金納入其明年大宗商品的十大推薦交易策略之一。

法國農業信貸銀行(Credit Agricole)建議在1,240美元/盎司處買入黃金,目標為1,420美元/盎司,止損為1,150美元/盎司;該交易策略意在長期。

  Nirmal Bang Securities Pvt.大宗商品研究主管Kunal Shah表示:“投資者將對黃金進行多元化投資。隨著全球GDP增速放緩,美聯儲放慢加息步伐,美元指數將會走弱。”Shah預測2019年金價將達到1,400美元/盎司。

鈀金成“今年最牛貴金屬” 金為何萎靡不振?

  2018年至今,鈀上漲近17%,成為所有貴金屬、基本金屬中唯一保持上漲的品種。

  鈀金今年走勢主要可以看作兩個階段:

  1月初——8月13日:主要受美元走強打壓,今年年初以來,鈀金持續走低,其價格在8月13日觸及今年的底部,現貨鈀金最低觸及833美元/盎司。

  8月13日——至今:但自8月13日觸及年內低點以來,鈀金價格持續反彈,並刷新紀錄高位1276美元/盎司,自低點反彈幅度達到53%。

讓我們再來看下鉑金方面。 與鈀金一樣,鉑金自年初以來呈現持續下滑態勢,其價格同樣在8月13日觸及今年底部754美元/盎司,但相比鈀金的凌厲漲勢,鉑金的反彈力度十分有限。

  讓我們再來看下鉑金方面。與鈀金一樣,鉑金自年初以來呈現持續下滑態勢,其價格同樣在8月13日觸及今年底部754美元/盎司,但相比鈀金的凌厲漲勢,鉑金的反彈力度十分有限。

  鉑金在11月5日反彈至近期高點876美元/盎司,較年內低點反彈16%。隨後鉑金再度出現回落,目前報784美元/盎司附近。

為何鈀金表現如此強勢? 分析人士指出,需求強勁、供應短缺成就了鈀金的“瘋狂漲勢”。

  為何鈀金表現如此強勢?分析人士指出,需求強勁、供應短缺成就了鈀金的“瘋狂漲勢”。

  貴金屬諮詢機構GFMS預計,2018年鈀金將供給短缺132.7萬盎司,且供不應求將持續至少兩年。

  花旗集團(Citigroup Inc.)在9月末的一份研究報告中預計,今年的鈀金產量缺口將達到48.1萬盎司,供不應求將持續到2020年,導致20年來“最緊張”的市場。

  數據顯示,紐約商業期貨交易所(NYMEX)鈀金庫存接近2003年以來最低。鈀金上市交易基金(ETF)持倉已從2015年的260萬盎司降至不到100萬盎司。

  工銀標準銀行分析師MarcusGarvey表示:“我們正處於結構性供應不足,這個問題未來兩三年都不太可能解決。鈀金價格可能持續走高。”

  對於鈀金需求的增加也是鈀金價格大幅攀升的主要原因。在全球經濟復甦的背景下市場預計對汽油動力汽車的強勁需求將持續,所以預計鈀金需求量也會增加。

  鈀金主要用於汽油車的催化轉化器中,可把汽油車尾氣中的有害氣體轉化。自2015年大眾被揭露柴油車“排放門”的醜聞後,柴油車的核心產銷地——歐洲,開始向汽油車轉向。

  此外,一系列自然災害令車輛損毀,美國消費者更換汽車的需求近年開始增加,這些因素都導致對鈀金的需求越來越旺盛。

  Platium金屬集團執行長R. Michael Jones預期,2019年鈀金價格料續漲到1,400美元。

  諮詢公司Metals Focus負責研究和諮詢業務的經理Neil Meader預計,鈀金將連續第八年出現供不應求的情況,並可能在2019年成為表現最好的貴金屬。

  10月底,參加倫敦金銀市場協會(LBMA)波士頓年會的代表們預測,一年後鈀金的價格都將上漲,漲至1195美元。

  為何鉑金表現相比鈀金遜色不少?除了美元走強之外,今年全球鉑金市場供應仍然呈現過剩態勢,這是鉑金最大的“軟肋。

  世界鉑金投資協會(WPIC)在9月份的報告中表示,今年全球鉑金市場供應將過剩29.5萬盎司。

  Metals Focus表示,鉑市在2019年也可能保持盈餘,目前幾乎沒有跡象顯示礦產量出現大規模減產,而柴油動力汽車的銷售也存在“嚴重問題”。

  此外,歐洲柴油車產量減少將使得汽車製造商對鉑金的需求下降。

  汽車製造商的觸媒轉化器會用到鉑金和鈀金,其中鉑金較多是用在柴油引擎。自2015年爆發大眾汽車排氣數據造假醜聞以來,柴油引擎車的銷售就開始下滑。

白銀“暗淡無光”

  與其它大多數貴金屬一樣,強勢美元也成為白銀多頭的“災星”。

  自4月中旬美元開始走強以來,白銀價格也呈現明顯的下滑態勢,最低觸及13.88美元/盎司。

此外,與鉑金一樣,白銀市場過剩問題也是銀價下跌的主要原因。

  此外,與鉑金一樣,白銀市場過剩問題也是銀價下跌的主要原因。

  GFMS在11月發布報告稱,2018年全球白銀市場供應過剩料擴大至3530萬盎司,2017年過剩量僅為240萬盎司。

  此外,白銀需求疲軟也令銀價受到打壓。

  GFMS報告顯示,2018年全球現貨白銀需求預計萎縮3%,這將是需求連續第三年下降。

  駐香港的諮詢公司Precious Metals Insights Ltd.董事總經理Philip Klapwijk表示,全球經濟減速正在抑制對白銀的需求。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與本網站無關。本網站對文中陳述、觀點判斷保持中立,不對所包含內容的準確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證。請讀者僅作參考,並請自行承擔全部責任。

You can follow any responses to this entry through the RSS 2.0 feed. Both comments and pings are currently closed.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