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 2 月 2013 歐洲是全球經濟穩定的關鍵

發布時間:2013年2月4日上午11:32(美國東部時間)

來源:Kitco金拓中文網

這幾個月,我們都在討論在歷史性的全球大災難中,哪一個國家會首先墜崖,而答案直指歐洲。

每盎司黃金價格俄羅斯的外匯資產中有40%是和歐元相關的貨幣或債券,上周俄羅斯表示:“我們不會繼續買入。”接著又向公眾宣布:“我們會用歐洲貨幣來購買股票,” 而我們預計最快將在4個月內開始。

歐盟是一開始便注定要失敗的空想

這個不切實際的想法原本是想透過單一政府和單一貨幣這種草率牽強的做法,來提升歐盟在國際上的壟斷地位。但我們早在2003年便說過,這種方法根本不可能。

幾乎所有的歐洲國家都在第二次大蕭條中陷入衰退。衰退的定義是根據GDP下跌比率而定。在第二次大蕭條中,若全國的失業率超過全部勞動人口的25%,便可視為衰退。希臘和西班牙也是第二次大蕭條的一員,而許多國家也正在步其后塵。歐洲央行無法阻止經濟陷入衰退,但他們在夏季或2013年初秋之前還有足夠的緩沖時間。

希臘從1893年開始便出現財政赤字。而比起整個歐洲危機的規模中,葡萄牙的問題更是不值一提。西班牙、意大利、英國和德國是歐盟的幾大巨頭。我們認為西班牙已經進入第二次大蕭條,但意大利、法國和英國還未進入。西班牙18至24歲的青年中,有54%失業。根據這個數字,可想而知西班牙會因為食物、就業、政治和福利問題出現許多街頭騷亂。德國剛剛陷入衰退,但目前的情況還不算太糟糕,也不至于出現太大的危機。

德國已經為何時退出歐元區制訂了B計劃,以免因為經濟大災難越來越逼近而令德國措手不及。

法國的一名經濟部長上周承認法國已經處于資不抵債的狀態,但之后又作出了一連串的否認。英國的債臺高筑,情況和法國差不多,進入了英國所謂的自數年前金融危機開始后的“第三次衰退”。此外,英國似乎已經準備好進行全民公投,決定是否與歐元區共同進退。我們認為結果一定是否定的。

歐洲的債券投資者都如坐針氈,擔心下一波的危機會在何時發生,到時數十億元的債券將遭遇拋售,甚至大幅貶值,而且債券背后幾乎沒有任何抵押。這些債券只是顯示出央行的愚蠢和無能。

我們認為歐洲會拖累全球經濟,因為歐洲國家的融資來自美國紐約的大型銀行,而這些銀行擁有大量的歐債。因此,若歐洲淪陷,紐約的龍頭銀行也會受到拖累。在骨牌效應下,亞洲、歐洲和北美之間的微妙平衡將會破裂,變成一堆堆的經濟碎片。

2013上半年的股市崩盤和經濟反彈過后,2013年秋季歐洲將步入經濟衰退。美國國會會在春季達成協議,使無知的大眾以為危機已經解決。但是,這并非結束,而是開始。

要解決危機并讓歐盟各國同心協力的方法有很多,當過程中涉及了太多的語言、文化、經濟和爭論。最糟的是,有幾個強勢國家會有各自的目的。

德國已經開始將將德國馬克和歐元一起使用,德國將從危機中迅速抽身,拋棄歐盟的其他成員國和歐元貨幣,還被迫接受德國鄰國的巨大債務。我們認為德國將拒絕承認其在擔任歐盟輪值主席國期間施加的債務。到時,德國便會因為經濟不景而失去鄰國的出口客戶。

在美國,奧巴馬總統為了一些莫須有的問題而當面批評最高法院法官。這些法官十分記仇。雖然首席大法官羅伯茨在奧巴馬醫改問題上妥協,但法院在一些棘手的法律問題上耍花招,讓其他人認為奧巴馬醫改有違憲法,以法律來阻礙醫改的推行。

再者,美國行政部的丑聞越來越多,有可能成為眾議院拿來開刀的先例。共和黨在總統大選失利,失去了參議院的執掌權。共和黨也因為其他立法議題和草案而受到許多分析員的指責。心懷怨氣的共和黨正等待機會重掌執政權。到時將出現嚴重的政治破壞嗎?我們拭目以待。

我們預測這些負面事件將引發行政上的憲法危機。我們還認為總統可能會因為重重的壓力而被迫離職,或因病下臺。我們面臨的危機規模不但不小,反而會十分巨大。這次史上大危機可能會在2014至2015年間發生。

硬資產才是最佳投資,而并非紙幣。

很明顯,硬資產才是最好的保障,實物黃金和白銀才是最終出路。

若有人能夠說出何時是全球債券市場崩潰的日期,我們便會告訴何時市場情況會好轉的時間,到時以黃金掛鉤的貨幣重新開始。

申明:文章內容僅供參考,不做投資建議。

You can follow any responses to this entry through the RSS 2.0 feed. You can leave a response, or trackback from your own site.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