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 6 月 2010 焦慮的Belski

在穆迪昨天對希臘債務降級之後,金價持穩於1,220美元/盎司附近,然而黃金和歐元都似乎沒有在該宣布後有任何巨大動力在相反的方向開始行動。雖然現在說貨幣、債券和金屬市場已經處於“最差的”希臘情況中還太早,但是現在似乎它們至少已經習慣現在的情況,以及並不會對每條新聞發布都有過度的反應。

當然,(畢竟現在是6月中旬),現在依然會是一些市場參與者已經決定從更加有壓力的春天離開減壓。裝好了行李箱,那些交易商可能被發現在…希臘,盯著藍色的愛琴海,思念著那些“美好的過往” – 無論那些過往如何。

今天早晨海外市場的經濟新聞中,上個月英國通貨膨脹減慢,而依然處於英國央行的目標位置上方,德國投資者信心在6月份受到影響,當然是由於主權債務危機。但是該國並不是所有的事情都是很糟的“5月份失業率跌至7.7%,而今年德國聯邦銀行把增長預期提升到1.9%。然而銀行很明顯坐擁資產,並不情願互相借貸,這樣就對那些希望信貸將保持流通到公司和家庭的投資者的信心造成了破壞。

市場在周一遺留下的相同地方開始了它們的周二交易日,歐元依然處於1.22上方,而美元進一步下滑0.39(到達86.42)。原油略微上漲,被幾天以前歐盟工業產出數據發布圍繞的樂觀情緒所提升。日經指數隔夜並沒有做些什麼,隨著大多數參與者中的焦點轉移到6月家庭建築指數數據以及紐約製造數據中後,今天早晨美國股票市場期貨略微走高。

其他人正在把目光聚焦於惠譽評級對英國石油公司可能出現的6個等級的大幅度下調。在看上去無法阻止的漏油結果下,超過200份訴訟被堆積起來。

雖然飽受圍困的該石油公司可能在美國歷史上最差的事件之後依然可以倖存,但是不太可能修復所有那些由於事故造成影響的人們心靈,並且不可避免地將通過申請破產來支付給那些受破壞的人們。關於中國石油公司可能收購英國石油公司的消息已經甚囂塵上,而收拾殘局的成本估計將在300-400億美元之間。在這一噩夢中,英國石油的市值已經下跌了820億美元。
現貨金價開盤緩和上漲,白銀上漲更多,鉑族金屬則各不相同。現貨金開盤上漲2.50美元/盎司,報1,223.90美元/盎司,而白銀上漲19美分,今天早晨開盤報18.39美元/盎司。黃金的阻力位依然在1,230美元和1,240美元的里程價格牌上,而在最近幾天下跌期間,支撐位到現在為止位於1,210.00美元上方。

鉑金下跌2.00美元,報1,556.00美元,而鈀金上漲1美元,報457.00美元/盎司。自鉑金在5月晚些時候下跌至1,550美元下方以來,該區域似乎已經成為其阻力點。

幾乎每天都會出現各種對高位金價的預測,通常是由過分樂觀的基金經理和一些傳統的、在媒體上可以看到的礦業公司的首席執行官所提出。幾乎所有這些設想都是基於債務危機失控,蔓延至全球,並且各處紙幣暴跌。幾乎所有這些預想情節也都是基於猖獗的通貨膨脹、社會混亂和動盪以及資產配置沒有其它的剩餘替代選擇。幾乎所有這類預測都是依賴於央行變得完全無能並且在處理當前和未來狀況時的表現遲緩。

市場基本面在很大程度上被放在次要位置,這當然是在最近時間段的情況。對投資的依賴已成為一種風尚。基於對價格會上升的猜想,投資者的買盤量超過了也許是明智的程度,這已經變成新的時尚。這一切對那些經歷過80年代、90年代、本世紀初前半段的人來說聽起來是否熟悉呢——是的。但是,有一些指標讓絕不是少數的觀察者在晚上也睡不著,思考金價這一長達10年的曲線圖接下去的走勢可能會怎樣,因為它現在已經基本上確實變得垂直,並且有跡象表明它可能到達了一個決意向任一方向(向上或向下)走的位置。

其中一個指標就是很大程度上被忽略並且很少人知道的黃金和CRB指數之間的關聯性,CRB指數(商品研究局指數)是對大宗商品的一種反映。彭博社提供了這一看法:“根據Oppenheimer & Co.的首席投資策略師Brian Belski,黃金和商品價格的表現有點不一致,並將迎來一次下跌。”我們想起上周伯南克先生的話說:黃金目前在做的事情不同於其它商品……

Belski先生觀察了現貨黃金價格/CRB指數的比率,並且發現6月的讀數2.93是1981年以來的第二高值。一個差不多高的讀數早在2009年2月就出現了(為3.03),當時現貨黃金在連續4個月的價格上奔中於超過1,000美元/盎司的位置見頂。在那一成就之後,金價於60天中下跌約13%。

Belski先生此時觀察到:“動量和被誤導的恐懼似乎落後於金價的上升。因此,我們並不期待黃金交易能有好的結局。”毫無爭議的是,那一動量促使了基金買盤和趨勢追隨者變得陶醉。那種關於魏瑪共和國式的惡性通脹水平再次造訪全球的恐懼是被誤導的,可能仍有爭議。央行官員有不同意見。通脹治安維持者不希望聽到一點那種安慰性的談話。黃金交易就像是下午5:00的Ventura高速公路一樣擁擠,嗯,你知道之後要說的話是什麼……

Belski先生還指出:“在考慮通貨膨脹因素之後,這種金屬在比20世紀80年代初以來的任何其它時間都更加昂貴。一個類似的’急劇並且嚴重’的下跌【就像是該金屬在1981年-1984年期間所經歷的48%的下跌一樣】可能會出現在目前的反彈之後。”對於每9個“X,000.00美元/盎司(X是未知數)”的黃金價格預測,就會間或出現一個此類不同的看法。古怪的事情並非是有這樣的觀點存在——畢竟對這類指標和它們所闡明的明顯扭曲的的研究是值得進行和注意的——而是當發表這類觀點時,他們受到了殘酷攻擊。單是這種情況就令人不安。 (這種情況說明了)不再存在異議的空間,不應該有任何謹慎的理由,以及在北大西洋絕對沒有冰山。
==============================================================

以上文章轉載自KITCO,資料僅供參考,並不構成投資建議。

You can follow any responses to this entry through the RSS 2.0 feed. You can leave a response, or trackback from your own site.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