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 12 月 2011 避險黃金偶爾也披風險逐利的外衣

來源:金拓中文網

周一國際現貨金價以1746.8美元開盤,最高上試1754.7美元,最低下探1717.7美元,報收1720美元,相較于前日經濟基礎下跌26.15美元,跌幅1.5%,日K線呈現一根振蕩下行的中長陰線。

周一美元振蕩趨軟,且歐債危機憂慮再掀波瀾,但黃金即沒體現出相對美元趨弱運行的避險,也沒體現出基于歐債危機再起波瀾的金融動蕩避險。周一的金價表現看不出黃金的避險屬性體現在哪,短期金市似乎反成為風險資金流出的市場。那么黃金何時會體現出避險走強屬性,何時又可能成為風險博弈的市場呢?這不僅令一般投資者很難判斷,即便對很多專業人士而言,也同眼存在很大難度。

筆者以為,判斷黃金是否有效發揮金融避險的關鍵是判斷全球投資領域的流動性是否存在風險,即流動性順暢與否是黃金能否有效發揮避險因素的關鍵。如果金融系統流動性趨緊,無論趨緊是來自市場信心,還是全球央行的金融政策收縮,那么面對任何風險,黃金都難以發揮“持續”的避險屬性。而流動性順暢與否,又會在不同的時間周期長短內會有不同表現。

自2001年美元進入貶值通道以來,全球迎來了新一輪宏觀的流動性泛濫。商品資源,黃金等對應于美元貶值的全球流動性泛濫,形成一波壯觀的大牛市。這是一輪流動性泛濫的大周期對黃金市場的影響,目前這個流動性泛濫的大周期仍沒有發生質的改變。無論流動性泛濫的延續是為拯救金融還是為刺激經濟復蘇,延續是必然的,這是黃金宏觀牛市的支撐依據。也是黃金基于宏觀流動性泛濫的避險真諦!

在上述流動性泛濫的大周期大前提下,會有局部的其它風險出現,進而令黃金的避險屬性進一步強化。最明顯的是,在全球金融處于流動性泛濫的相對穩定時期,中東地緣政治因素會令黃金的避險屬性強化,而此時過剩的流動性也會順勢乘機介入,將金市變成一個風險資金投機漁利的市場。最明顯的是2005年至2006年跨年度行情,金價從420美元左右上行至730美元。這是一輪流動性泛濫、中東地緣政治危機,以及風險逐利,三方面合力作用下的牛市。隨后金價的快速大幅下跌,是風險漁利快速撤退的結果,宏觀流動性泛濫與中東地緣政治危機沒有明顯變化。

在2001年自今的宏觀流動性泛濫的大前提下,也會出現局部的全球流動性危機,此危機會對黃金市場形成明顯打壓。最明顯的是2008年金融危機期間,市場擔心歐美銀行業者的資金鏈可能出現危機。此擔心不僅演變為銀行業者拋售金融資產回收流動性的實際行動,甚至也極大打擊了市場對流動性能否維持順暢的信心。結果出現金價無礙大牛市前提下的階段性大幅下跌。2011年的當前,又出現何其相似的場景——市場擔心歐美銀行業者的流動性可能遭遇歐債危機進一步惡化下的洗禮。在此大前提下,盲目戰略性看多黃金無疑有違對金價波動屬性的理解。即局部的全球性流動危機不會產生黃金的局部牛市,但在宏觀流動性泛濫趨勢的背景下,也不應該過于懷疑黃金的宏觀牛市,甚至冠以陰謀論做說辭。

而即便局部的小周期內,還有更小周期的流動性變化對更短周期金價的影響。這從我們近期關于對沖基金在黃金市場中的流動分析體現得非常明顯。我們近三周分析認為,對沖基金無論場外還是場外,都在收縮黃金市場中的頭寸,無論多空。這與我們擔心歐美銀行業者可能出售黃金證券等金融資產回收流動性維持資本充足率的情況相吻合,我們認為在這樣的大前提下過于鼓吹黃金牛市,引導投資者在不合適的時候盲目進入,有些不負責任或無知。但是,這也并不代表筆者認為黃金就此會迎來一輪沒有強勢反復的下跌。相反,上周對沖基金在黃金市場中再度體現出看起來有些反復無常的舉動,這也意味著黃金不一定就此迎來連貫頹勢。而我們對美元和歐元的中期走勢判斷依然堅定,即美元中期必將進一步上漲,而歐元必將下跌,對沖基金在歐元與美元市場中的運作也與我們分析完全吻合。關于金市資金流向,我們僅在內部報告中解讀。外匯市場,從上周資金流向來看,基金在美元外匯期貨市場繼續主動增持多頭,并在歐元市場大量增加空頭,使得基金在歐元期貨市場中的凈空持倉,在時隔約一年半以后再度回升至10萬手以上,我們繼續秉持對美元波段看漲,歐元波段看跌的判斷。但對沖基金在黃金市場中的資金流動,并非完全與外匯市場中的流動方向協和。

毫無疑問,近期要想獲得市場大機會很難,無論多空。投資者應該將保護資金安全放在首位,不要過于頻繁的短線進出,讓虧損“積沙成塔”。不要過于迷戀短線,筆者此前曾分析過,給你10萬元,每日每手(100盎司)僅“非常容易”地賺2美元,保證金維持5萬人民幣/手,這看起來非常容易。但我告訴你,這樣容易地復利操作2年,你就是全球首富了。過于每日數次強調短線機會是無能的表現,這是其操作目光的體現。當然,筆者并非完全否定短線,當擁有把握短期金價波動極限的技術水平時,短線過渡是不錯的選擇。但在很多金價隨機波動的常態中刻意追求短線收益,不比買彩票強多少,確實是一種很不負責或無知的表現。即短線的參與也必須強調短線的安全邊際!

基本面上,美國向好的經濟數據,以及標普對歐元區國家信用評級可能系統性調降,都將進一步打壓歐元,并增加歐元區國家在歐債危機背景下的融資難度,進而令歐債危機向違約演化成為可能。此背景下,歐美銀行業者存在完善資本充足率需求,而投資者對階段性流動性會否出現危機的擔心也會強化,這樣的大背景下難有戰略作多機會。

 

 

 

You can follow any responses to this entry through the RSS 2.0 feed. You can leave a response, or trackback from your own site.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