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Archive for ◊ 黃金多頭 ◊

14 7 月 2010 更多愚蠢的主流金評

再一次,我們又在《華爾街日報》上看到了一篇關於黃金的看空文章。我們不想對那篇文章的作者進行人身攻擊 而是想要說明為什麼這篇文章是一般和主流出版物中缺乏任何優質黃金評述的另一個例子。

首先,要重點指出的是為什麼你在像《華爾街日報》和《經濟學人》這類出版物中看不到許多和黃金相關的優質評論(或者任何積極的評論)。原因是這些出版物(還)不能通過出售與黃金相關的廣告賺錢。如果我正在推銷一些和股票或者債券相關的東西,那我不想看到那一刊物上出現任何與黃金相關的廣告,我也不想看到任何對黃金示好的內容。這類似於電視網絡。當 CNBC 可以通過播放黃金廣告賺得若干鈔票時,你會看到他們對黃金的態度更加友善。為什麼 Fox News 要為黃金說好話?那是因為他們正在銷售黃金廣告。

其次,在今天的世界中,許多專業人士都偏袒股票,因為他們成長於一個歷史性的牛市中。唯一真正看到並且經歷了上一次黃金牛市的人現在都應該超過了 60 歲。回溯到 20 世紀 70年代,大部分的專業人士都對股票持懷疑態度,並且看到了黃金的價值。就在 3 年前,現在40 歲左右的專業人士除了溫和的通脹和一個股票與債券牛市,幾乎沒有看到其它事情。
這說明了為什麼將股票和黃金進行比較是無意義的。兩種皆是不同的資產類別,並且每種資產都有一個特定(發光的)時間和季節。若要試圖說其中一種資產優於另外一種,這就會顯示出偏見。黃金多頭將會在 1971 年開始他們的比較,而股票多頭將會在 1980 年開始他們的比較。天下萬物都有定時。

此外,重要的是理解為什麼股票市場隨著時間的推移而上揚。原因是市場指數擁有一個生存偏差。今天的道指不是 1980 年或者 1920 年的道指。它總是在不斷變化,因為較強的公司取代了較弱的公司。因此,它應該會隨著時間的推移而走高。

幾個世紀前,亞里士多德表示,黃金和白銀都是貨幣,因為它們滿足貨幣的 5 個特性。國王和政府使用黃金進行國際交易。100 年前,JP Morgan 表示,黃金是貨幣,而不是其它東西。如果黃金沒有任何用途或者效用,那麼為什麼央行要擁有它呢?為什麼美國持有黃金,而沒有紙幣儲備?這是因為黃金是貨幣並且是我們貨幣體系的終極後盾。縱觀歷史,只有黃金和白銀能保值。你不能讓一名股票看漲者或者黃金看跌者承認這一點,因為這擊敗了他們反對黃金的中心論點。

Altucher 談論說黃金「最近的上升」是因為對沖基金資金。這個傢伙生活在什麼地方?10年來,黃金價格一直在上升。實際上,自 2000 年以來,它每年都上升。除了最近的上升,在我看來,5 年和 10 年前,就出現了一些買家。

金價上升的原因有多種,但是主要的原因是政府信譽有嚴重的問題。 那就是沒人會在意澄清或者解釋的「恐懼交易」。除非你認為美國、歐洲及日本能夠消除其債務問題,那麼我們就幾乎沒有理由對黃金持看跌態度。在每一個重大的債務危機、信貸萎縮和蕭條中,我們都會看到實際金價的一個上升。黃金將會繼續有優越的表現,直到出現一個新的貨幣體系,或者直到世界可以擺脫其債務問題。這不是悲觀和沮喪。這可能是基於事實。

事實還告訴我們,股票不(像 Altucher 試圖斷言的那樣)是一個好的通脹對沖工具。看看數據。商品在通脹上升的時期總是會有優越的表現。Altucher 認為,股票市場的增長已經堅持 200 年大於通脹(的增長)。這如何和我們的生活相關呢?相關的是未來 5 年或者 10年。股票正處在一個熊市中,並且這種情況將會再繼續 5 年或者 7 年。

在此期間,貴金屬是唯一(除債券外)處在成熟牛市的資產。空頭通常會說「每個人都對黃金持看漲態度」,但是事實並非如此。空頭並未進行任何研究來支撐他們的判斷,因為根本就沒有這樣的研究! 請觀察一下我上次評論中的圖表。全球資金中不到 1%投資在貴金屬領域。順便說一下,這個數字在 1981 年是 26%。鑒於那一統計,很明顯,太多的資金放在了股票和債券中,而不是在貴金屬中。再則,很明顯,我們甚至還沒處在投資者大舉進軍貴金屬市場的初期。

此外,正如我們最近在一份付費研究報告中向我們的訂戶展示的那樣,牛市通常會在第 9年或者第 10 年加速,並且之後 3 到 4 年會開始一個最後的加速。這就不難理解為什麼我們正處在貴金屬市場加速的邊緣 歐洲的銀行仍然需要在 2011 年底前將 1.65 萬億美元的債務。延期。我們一些大的州可能需要在今年年底前得到緊急救助。美聯儲將會在一個瘋狂的嘗試中開始新一輪的量化寬鬆,去幫助那些銀行復甦,從而讓它們能夠再次放款。

另外,一個事實就是,美國、英國、歐洲以及日本不能擺脫它們的債務爛攤子。一種新的貨幣制度正在到來。這只是個時間問題。如果我們幸運的話,那可能需要 5 年或者 10 年。貴金屬將繼續壓垮股票 5 至 7 年。然而,一個新興的優質金銀股組合(的表現)將會優於黃金自身。最終,白銀的表現會超過黃金。雖然我們對這些金屬持樂觀態度,但是我們在某一點上和 Altucher 持相同觀點,即白銀是優先選擇的投資對象,並且股票是正確的投資途徑——只要這些股票是金銀類股票。
==============================================================

以上文章轉載自KITCO,資料僅供參考,並不構成投資建議。

09 7 月 2010 黃金、原油及股票技術圖

到現在為止現在是一個短暫,但是令人興奮的一周。隨著股票繼續在提供混合信號時,持續反彈,投資者和交易商在過去幾天迷惑不解。

下面是一些顯示我正在考慮不遠將來將發生情況的一些圖表。

黃金期貨交易 – 2 小時圖表

過去幾周,為了這一急速的下跌,我們在 1,255-60 區域拋售黃金頭寸。市場足夠和善,盡管其價格和交易行為,急速的下跌正在接近。現在我們用現金等待下滑趨勢停止和逆轉,之後獲得更多的黃金多頭。我認為其依然可以進一步地下跌,但是當重新審閱短期圖表的時候,這一圖表正在提供混合的信號。

原油期貨 – 每天交易圖表

原油在過去 2-3 個月趨勢出現轉變。銷售交易量超越了購買量,並且現在正在把價格拉進旗形模式,這意味著依然有較低的價格。

標準普爾 500 期貨 – 60 分鐘交易圖表

標準普爾 500 和其主要指數在過去幾周裏一直被銷售。週二我們看到市場的間隙非常大,然後出現賣空。但是這一上漲走高是一次早期的預警信號,那就是銷售高峰隨著時間的流逝正在減慢。

標準普爾 500 中的 1075 是主要的支撐水準,並且是一些交易商將獲利了結並且試著做空市場的位置。這將在該水準位上創造很多拋售壓力,只有時間會告訴我們我們是否可以清除。

周中商品和指數交易總結:

看上去我們正在每個人預計的股票市場中獲得超期的反彈。隨著其上漲超過 3%,今天大幅度的反彈(週三)已經覆蓋了大多數領域。在銷售者退回並且試著放棄市場之前,前方的阻力看上去僅僅只離開 2%。

如果市場在另外幾天中上漲,那麼金價應該出現小幅回撤來測試支撐。當股票市場開始再一次下跌的時候,貨幣應該重新流回黃金,並且作為避風港的一種選擇,使其走高。

上週末原油崩潰,本周其反彈,重新測試崩潰水準。這很正常,一旦完成的話,那麼原因將繼續下跌。

市場依然在中期水準中進入非常強的下滑趨勢中,因此確認一旦你的投資達到主要阻力位,那麼就會獲利。如果不是這樣的話,市場可以在現在市場環境中快速地撤銷這些增長。
==============================================================

以上文章轉載自KITCO,資料僅供參考,並不構成投資建議。

16 6 月 2010 《紐約時報》特輯——黃金沒有受到傷害

迷戀黃金的投資者現在有兩個假定的反向指標需要擔憂:《紐約時報》 週末針對黃金作為一種資產類別的日益普及製作了一個頭版特輯;週五一位德意志銀行的分析師在 CNBC 上預計金價在未來數日飆升75美元至1,300美元/盎司。雖然我們對 CNBC 上宣揚的建議並不感到完全舒服,特別是 Cramer 的建議,但是《紐約時報》(綽號“the Grey Lady”)對黃金的一個表面認可是另外一回事。我們對《紐約時報》商務版的“尊敬”可以追溯到1976年的夏季,當時他們是第一家注意到一個叫做 Resorts International 的小型公司在大西洋城設立了一個辦事處的大型報業。Resorts 的普通股那時的售價大約為2美元,但是——金甲蟲們注意到——在《紐約時報》的新聞於8月出現後,RTA‘B’類股在接下去的兩年中開始穩步上升至160美元左右(如果我沒記錯的話)。

因此,不要認為只是因為黃金投資在《紐約時報》上獲得了一個頭版的待遇,那就會是貴金屬的死亡之吻。畢竟,《紐約時報》不是弱智的《新聞週刊》的某個高檔“表親”,並且對於每一個像 Paul Krugman(為《紐約時報》寫作)這樣沒有十足能力、在政治上扭曲真相的誇誇其談者,在編輯部的其他地方就會有個一流的通訊員,例如 Floyd Norris,他會客觀地表達事實,用某種類型的平衡來涵蓋當日發生的事情,並且明白那會真正幫助讀者對新聞有所把握。

黃金將會狠狠反擊

除了反向指標,我們自己的技術分析也表明了黃金的長期牛市仍然穩健,但是資金雄厚的買家沒有特別急於將報價推升到新的水準。在這些情況下,如果本周 CNBC 嘉賓1,300美元的金價預測成功的話,我們將會感到驚訝。但是,如果他在10月份回到電視廣播中(來做出這樣一番預測)——10月份是我們預計黃金多頭停止手下留情的時候——那他可能會有更多的運氣。與此同時,我們將黃金最近“勉強的姿態”歸因於歐洲新實施的緊縮(政策)。歐洲是否能夠處理財政緊縮的痛苦是個懸而未決的問題。但是就目前來說,沒人應該懷疑那些計畫削減開支的國家——此時有英國、德國和法國——現在充分認識到那種依靠印刷機的解決方案只能讓清算的最後日子更加痛苦,如果稱不上是災難性的話。無論你是否相信它們會堅持到底,但現在不是時候去賭歐元會輸——或者就失控的通脹打賭。
==============================================================

以上文章轉載自KITCO,資料僅供參考,並不構成投資建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