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 六月 2017 韭菜“救命符”:長線做多黃金短線入手金礦股
 |  Category: 未分類
金十數據

  摘要

通常而言,在黃金正值牛市之際,金礦股的表現較為出彩,其漲幅往往蓋過黃金

通常而言,在黃金正值牛市之際,金礦股的表現較為出彩,其漲幅往往蓋過黃金。打個比方,假如金價上漲30%,金礦股有可能會躥升60%,這種現象可以解釋為金融市場的“槓桿效應”。具體來看,“槓桿效應”指的是當某一變量以較小幅度發生變動時,另一相關變量將隨之大幅變化。

上圖展示了一家黃金礦業公司的業績變化情況,該公司的黃金生產成本假設保持在700美元/盎司的水平不變,當中唯一的變量是黃金價格。 可見,在金價為1000美元/盎司的市場環境下,該公司所獲利潤是300美元/盎司。 而當金價上漲25%至1250美元/盎司後,該公司的利潤將跳升83.3%至550美元/盎司。

  上圖展示了一家黃金礦業公司的業績變化情況,該公司的黃金生產成本假設保持在700美元/盎司的水平不變,當中唯一的變量是黃金價格。可見,在金價為1000美元/盎司的市場環境下,該公司所獲利潤是300美元/盎司。而當金價上漲25%至1250美元/盎司後,該公司的利潤將跳升83.3%至550美元/盎司。

簡而言之,在生產成本維持不變的情況下,當金價上漲25%的時候,該黃金礦業公司的市值將隨之上漲83.3%,此時的槓桿為3.33:1。因此,從理論上看,在黃金市場牛氣沖天之際,投資者往往認為金礦股的漲幅會大於黃金,因而加大力度購入金礦股。

然而,金融市場瞬息萬變,當中的變量可不止金融資產的價格,一般的理論往往不足於闡釋市場的變化。如下圖所示,上方是費城金銀指數(XAU Index)的走勢,該指數由29家礦業上市公司組成;下方是費城金銀指數與黃金價格的比率,用於反映金礦股價格與金價的關係;而紅框所標記的則是金礦股表現優於黃金的時間段。

可見,在1986-1996年這10年內,金礦股光芒四射,其漲幅蓋過黃金,當時長線做多金礦股無疑能帶來可觀收益。 隨後,金礦股表現好於黃金的時間段變得較為短暫,分別為2001-2004年(3年)、2009年(1年)以及2016年至今(1年半)。 因此,接下來長線做多金礦股或許不是上佳的投資策略。

  可見,在1986-1996年這10年內,金礦股光芒四射,其漲幅蓋過黃金,當時長線做多金礦股無疑能帶來可觀收益。隨後,金礦股表現好於黃金的時間段變得較為短暫,分別為2001-2004年(3年)、2009年(1年)以及2016年至今(1年半)。因此,接下來長線做多金礦股或許不是上佳的投資策略。

另外,從整體上看,費城金銀指數與黃金價格的比率自1984年開始不斷走低,這反應出金礦股較黃金的優勢逐漸消退。具體數據顯示,1984年1月至今,黃金價格上漲229%,而費城金銀指數則下滑25.6%。這進一步說明,投資者目前可考慮長線做多黃金,而非金礦股。

值得注意的是,儘管從長期的走勢來看,黃金的表現明顯好於金礦股,而金礦股漲幅蓋過黃金的時間段也越來越短,但目前或許仍有短線做多金礦股的機會。 自從2016年1月以來,金礦股比黃金更加強勢。 不過,如上圖藍色陰影區所示,金礦股優於黃金的走勢已經持續了1年半,並且開始趨平,因此無法確保這種走勢能否持續下去。 鑑於此,短線做多金礦股的投資者需要多加提防,並擇準時機。

值得注意的是,儘管從長期的走勢來看,黃金的表現明顯好於金礦股,而金礦股漲幅蓋過黃金的時間段也越來越短,但目前或許仍有短線做多金礦股的機會。自從2016年1月以來,金礦股比黃金更加強勢。不過,如上圖藍色陰影區所示,金礦股優於黃金的走勢已經持續了1年半,並且開始趨平,因此無法確保這種走勢能否持續下去。鑑於此,短線做多金礦股的投資者需要多加提防,並擇準時機。

當然,無人能夠準確預知金融市場未來的變化,說不准接下來金市會再度進入類似1986-1996年長達10年的金礦股鼎盛時期。然而,行事謹慎的投資者不會空想,而是提前做好準備。因此,筆名為Simple Digressions的分析師撰文指出,與其盼望接下來金礦股將長期強於黃金,投資者倒不如考慮採取以下兩種投資策略:

1)調整貴金屬投資組合比例,即多入手金銀,同時少購買金礦、銀礦股;

2)短線擇機做多個體金礦股,而非廣泛的金礦指數。

總的來看,鑑於近年來黃金表現遜於金礦股的時間段較短,接下來長線做多黃金或更有利可圖,而長線做多金礦股也許不是上好的投資策略。儘管自從2016年1月以來,金礦股的漲勢蓋過了黃金,但這種走勢可能已接近尾聲,因此投資者目前可短線擇機購入個體金礦股。不過,從長期的角度來看,做多黃金仍然是上上策。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與本網站無關。本網站對文中陳述、觀點判斷保持中立,不對所包含內容的準確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證。請讀者僅作參考,並請自行承擔全部責任。

You can follow any responses to this entry through the RSS 2.0 feed. Both comments and pings are currently closed.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