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 5 月 2010 如何尋找泡沫

發佈時間:美國東部時間5月4日下午4:40

無論希臘經濟救援被認為對歐元代表著何種勝利(也就是說由於歐元區使用相同的貨幣,歐元並不必一定貶值),這肯定是一次付出很大代價的勝利,並且今天早晨依然沒有在歐元交易中反映出來。這一經濟救援的消息也沒有受到那些反對即將到來的緊縮政策的希臘工人的歡迎。

現在要希臘的民眾既不罷工也不計劃罷工的確很難。這其中就包括昨天有飛行員由於“身體欠佳”而不能飛行的報導。那是由於工資削減而身體抱恙。在最後一次查看時,歐元對美元下跌至1.308,而美元指數進一步上漲0.49,達到82.85。隨著歐元替代品請求的繼續,投機者繼續同時推高金價和美元,而今天早晨的白銀及鉑族金屬則出現了不同程度的下跌(主要是由於中國的政策收緊以及緩慢的需求增長恐懼)。

隨著市場參與者朝著1,190美元進發,週二現貨金價開盤上漲6.10美元,報1,188.40美元。黃金多頭們正在從黃金和美元共同增長中獲利,焦點也從去年秋天連續的美元哀悼轉移至了歐元抨擊。在二月份銷售了5.6噸黃金後,IMF三月份的黃金儲備量下跌了18.5噸(595,000盎司)。雖然這一數字相對於期貨及/或者ETF市場中大型交易較小,但是該數字也是一家領先的鑄幣廠整整一年的全球金幣銷售量。

與此同時,昨天巴克萊一名戰略師對未來金價800美元的預期被十足的金甲蟲們譏諷了一番,他們選擇抨擊這些信息發出者而不是對他們長期牛市觀點(現在再一次狂熱)進行任何的變動。

Robin Bhar(農業信貸銀行倫敦分行分析師)在今天早晨的一份報告中表示在半年內金價的價格可能為1,100美元,一年內可能為1,050美元– 這些數字比之前的預期分別低了150及125美元。

白銀開盤下跌8美分,報18.72美元/盎司。與此同時由於投機者見利拋售以及之前提到的關於中國需求的擔憂,鉑金下跌6美元,開盤報1,715.00美元,鈀金下跌5美元,報535.00美元。事實上,中國採購經理人指數最近從57下滑到55.4。隨著澳大利亞提議對資源公司利潤徵收40%“亨利稅款”(即使要到2012年年中才實施)讓拋售者忙碌及購買者觀望,今天早晨礦業公司股繼續受到打擊,儘管金價上漲。

銠價格依然沒有變化– 為2,800.00美元。技術面表明– 就像昨天提到的一樣– 現在對多頭們來說通往1,200美元路上,沒有什麼阻礙。雖然實物市場顯示阻力位(廢舊金流通)就在1,180美元區域上方,但是期貨市場投機多頭們依然處於觀望態勢,並且等待金價上漲。明顯的策略是繼續把希臘恐慌蔓延到所有PIIGS國家以及歐盟,使其崩潰於違約碎石中,同時很多牛市發言人把美國看成為希臘式悲劇的“下一名成員”。

在今天交易日的最後,貴金屬價格圖表發生了很大的變化。在觸及今年新高,並且接近1,195美元後,現貨金價由於黃金交易商普遍的銷售行為而回撤。在今天上午中段,金價跌至1,166美元低點,最後查看時處於1,171美元/盎司附近,白銀下跌90美分,報17.90美元,鉑金和鈀金圖表中也顯示了急速的下跌。鉑金下跌51美元,跌至1,670美元,而鈀金下跌24美元,報516美元/盎司。

金價由於拋售而下跌現在蔓延到了西班牙和葡萄牙黃金儲備可能移動的擔憂中,”加拿大皇家銀行資本市場全球期貨副總裁George Gero在周二市場收盤時提到。 “當期貨創造新高,使人們不再持有,然而出現反轉的時候,通常用來保護倉位的銷售止損點就被啟用,”他表示。

白銀價格週二下跌近5.5%,因為市場受到了出售全部貴金屬的見利拋售者導致的下跌的雙重重擊, 並且市場擔憂中國經濟的一次下滑可能會造成工業需求的減少,這也對市場造成了打擊。總的來說,市場仍然擔憂歐洲的主權債務評級、中國製造業活動的放緩以及貸款的限制,因為中國的中央銀行已經再次提升了其銀行存款儲備金率。

現在,我們返回到泡沫這個問題上來。雖然Paul Krugman對泡沫遏制有一篇極好的文章,那適用於先前在《紐約時報》上提到的美國帶有房產氣息的泡沫,(並且,再次,在這裡)另外一個泡沫的研究昨天已經在Before It’s News.com上吸引了我們的眼球。

這裡,我們擁有一個由Sornette教授(蘇黎世管理科技與經濟部門)進行的試驗。 Sornette教授說,金融市場不是隨機的,並且我們可以預測其中的泡沫。首先,來看一些核心的定義性問題:一種金融泡沫是如何發展的?答案:羊群效應。就像你今天在黃金市場看到的東西一樣。

“雖然個別行為人的行為是無法預測的,但是他們的集體行為能夠被預測。個人投資者的行為不獨立於其他人之外,而是受到集體機制的影響,比如模仿,群體心理,或者媒體。模仿和群體心理促使了集體行動的增加:如果市場期待價格上升,那麼這導致了對更高價格的期望等等。通過這一自我加速,在一個穩定經濟中一般說來通常被假定是指數式的增長,在這些階段的(實際)擴張速度就要快於指數式的擴張。這種超指數式的增長是一個泡沫的跡象之一。

瑞士的試驗和泡沫“嗅探”工具中的另一個關鍵因素是確定’狀態變化’——例如,強勁增長的階段被另一個只是顯示溫和格局的增長所替代,或者也許甚至被下滑所替代。這位瑞士的教授選定了巴西的IBOVEST、美林證券債券指數、黃金及棉花來進行他最近的研究。結果是什麼?請自己想想:

黃金:預測:在2009年10月13日與2010年9月7日之間,狀態變化的概率為95%;在2009年11月5日與2010年2月25日之間,此概率為60%。結果:狀態變化發生在預測的時間窗口之內:20天內價格總計下跌11%,68天內總計下跌13%。其它的指標證實了這一點。”

在前進的途中,你仍然應該留意金融危機觀測台(Financial Crisis Observatory)的工作。該小組是最早通過應用某種科學來試圖弄清楚狀況的團隊之一,而不是用’只憑勇氣’的宣言來這麼做。他們選用了4種完全不同的資產,預測了它們會在隨後的6個月中形成泡沫,並且預測了這些泡沫何時可能會發展。這些發現會改變人群的行為嗎?我們對此表示懷疑。在跳入下一個’熱門’的東西中前,這些應該被考慮在內嗎?不言而喻。
==============================================================

以上文章轉載自kitco,資料僅供參考,並不構成投資建議。

You can follow any responses to this entry through the RSS 2.0 feed. You can leave a response, or trackback from your own site.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