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 5 月 2010 通貨膨脹;機敏者眼中的一個良性發展


見賢思齊焉,見不賢而內自省也。

孔子,西元前 551-479,中國道德家、哲學家

我們幾乎都感受到了以一種或者另一種形式出現的通脹所帶來的影響。然而,經濟學家和央行官員選擇將通脹定義為商品價格的一個增加。這是一個非常聰明的方式,可以掩蓋他們實際正在做的事情。如果他們能夠膨脹貨幣供應量,但是同時保持對某些商品(主要是普通人的那些日用品)價格的抑制,那麼他們就幾乎贏了;原因很簡單,因為普通人會從價格上漲的方面來觀察通脹。

讓普通商品價格保持在低位的一個技巧就是使用大量的補貼。這在農業部門的應用無處不在,同樣也被應用在製造業和工業等部門。我將會在一篇跟進的文章中詳細闡述這一點,因為這會偏離本文的主題。

通貨膨脹有一些令人難以置信的正面特性。作為一名投資者/交易者,你應該有興趣嘗試找到利用這一局勢的最佳投資;換句話說,回報率比當前的通脹率高若干級。

通貨膨脹唯一的問題是,在大多數情況下,窮人實際上變得更窮,沒有準備的人下降 1 到 2個等級。那就是為什麼這種言論會出現——“貧者愈貧,富者越富”,而同時中產階層徹底失敗。

因為我們的銀行體系由貪婪的懶漢掌舵,所以他們的通脹策略旨在產生不平等的利益。一般來說,如果我們膨脹貨幣供應並且將錢平均分配,那麼不會出現什麼淨變化,因為商品價格以相同的比例移動來反映這一貨幣供應的增加。不過,央行根本不這樣認為。他們設法盡可能多地膨脹貨幣供應,並且將他們剛剛憑空製造出的新貨幣盡可能少地進行再分配。最後的結果是,如果你不能看到他們在向哪個方向移動,那麼你將會留下付賬。你那曾經滿滿的錢
包,現在只剩下四分之三,而且商品價格不均衡地上升。

這就是現在正在發生的事情。製成品非常便宜;但是大部分商品的價格在過去幾年中已經大幅上升。在許多城市,一所住房的價格仍然超出了很多人的能力之外,而且這已經是在房產崩潰之後。薪金沒有跟上貨幣膨脹的水準。人們有能力購買住房的唯一方法就是利用較低的、受到人為控制的利率。這哄騙了很多新的買家,讓他/她承擔自己沒有能力償付的債務。

然而,儘管有這些消極面,但是一個機敏的投資者可以賺到大錢,前提是他們花點時間來看看什麼正在發生。例如,明智的投資者會已經開始注意到房產的價格在 1999 年即將結束之際與 2000 年初開始大幅上升。他們也會注意到黃金在 2000 年實際上打破了其下降趨勢。他們會留意到基本的原料在 2003 年初打破了其下降趨勢。他們還應該注意到了印製更多美元的趨勢,前提是他們願意花時間閱讀這一新政府正在提議的事情。因此,中產階級家庭本可以採用抵押貸款,在物價開始膨脹的時候購買一套房子,他們也許本可以將現有的房屋抵押出去,比如說 2000 年末或者 2001 年初,並且用獲得的貸款購買第二套房子。他們本可以將部分資金放在金塊中,小部分放在一些黃金股中,那些黃金股中有許多都已經上升了數百個百分點,有些顯示的收益超過了 1000%。

現在,讓我們來看看通脹真正的全方位好處。在這個世界上,如果你不花費點時間來教育自己,那麼你所付出的代價是非常高的。如果你認為教育是昂貴的,那就嘗試一生的無知吧。

幾乎每個金甲蟲都在暗自為通脹加油。我為什麼要這麼說呢?如果他們想讓金價達到 1300美元、1500 美元或者 2000 美元等,那他們就正為通脹加油。黃金價格是銀行體系出現嚴重錯誤和貨幣供應正在失控的主要指標之一。在後來的階段,恐懼因素將會開始起作用,因為每個人都恐慌並且尋找一種方式來保護他們的資產;這將會驅動貴金屬和其他商品的價格大幅上揚。

那些已經購買房產的人也正在暗自支持通脹,因為他們想要他們的房產價格上升。如果你真的花時間去思考這件事,(那你會發現)通脹對於精明的投資者來說是非常有利的。那些在股市中投資的人也正為通脹叫好。正是自由貨幣政策推動著人們和企業在市場中冒險投入更多的資金。看看目前的市場,它持續走高,但是當你用黃金或者任何其他強勢貨幣來為之定價時,它其實沒有什麼變化。然而,機敏的投資者可以察覺到上癮的央行銀行家失去控制,並且知道不僅是金價會上升,而且一般股票的價格也會上升。這些價格不僅僅對央行官員的通脹舉措進行了彌補。然而,唯一從這一舉措中受益的人是一小群聰明的投資者(這些投資者足夠聰明到從美元中跳出,轉而進入商品)和對這一資訊知情的央行官員的密友,我們的意思是央行官員決定全速前進,讓印刷機過度工作。

當你在思考的時候,你會發現生活不過是一個巨大的市場,並且最終有些需要輸而讓別人贏。並不是每個人都能贏,也並不是每個人都會輸。悲哀的部分是,它需要讓很多人失去來讓某一個人變得富有。最終的結果是零。錢並不是真的損失了,它只是從許多的口袋中移動到一些大的口袋中。

當納斯達克崩盤時,每個人都被迫相信有數萬億美元的財富損失了。那就是個巨大的謊言。那些數萬億的美元只是從數十萬(即使不是數百萬)的口袋中移動到一些精選的數千個口袋中。

這純粹是個零遊戲。因此,當人們開始對通貨膨脹的負面影響尖叫時,他們之所以這麼做是因為他們沒有花時間教育自己學習許多可用來保護自己不受這一隱病折磨的工具。這再次說明瞭一句話:“大智若愚。”儘管生存要付出代價,但是它仍受歡迎。

Kathleen Norris 1880-1966, 美國小說家

我們能否容忍通脹?不,我們不能。我們真的認為這是很棒的東西?不,我們不這麼認為。但是,要變得富有,一個人所想和一個人能做的是完全不同的東西。央行官員是不會改變的;他們這麼做已經太久了。他們在這個遊戲中是主人,不過某天他們會輸,但那時我可能已經不存在了。因此,我們不應該對通脹的消極面聲嘶力竭尖叫,而是應該保持沉默,關注央行官員正在做的事情,以便我們能夠準備好去利用他們的骯髒動作。我們將把尖叫留給“大智若愚者”;他們手中似乎有充裕的時間。

最後,真正重要的東西是你需要找到一種方法來保護自己和自己所愛的人。如果你花時間去教育自己,那你就將自己放在了“司機的座位”上,而不是被鎖在車尾的行李箱中。你要確定自己瞭解通脹的真正定義、通脹的影響以及央行是如何運作的,那你便可以利用這一資訊附於驥尾並且在這個過程中增加你的淨值。對沖通脹的最佳工具之一就是在貴金屬黃金、白銀、鈀金和鉑金)中建倉。

緊接著通脹,多數裁定原則是政府有史以來所創造的最巧妙的方案。大部分人從來不敢質疑基本道德或者邏輯,因為他們認為多數人(的決定)應該支配少數人(的決定)。在南方的大多數人曾經主張黑人奴隸制度。那樣做道德嗎?私刑圍攻就是脫去了其華麗外衣和撕去其體面外表的多數裁定原則。在一個社群中,如果同性戀者多於異性戀者,那麼大部
分人是否就有權禁止異性已婚伴侶間的性行為呢?在一個社群中,如果無神論者多於非無神論者,那麼大部分人是否就有權取締信奉宗教的行為呢?…專政只允許小部分人干涉其他人的權力,而民主卻讓大量的人有機會把自己的意願強加於他人——通過政府的力量。

如果一種侵略行為是由大多人實施,那它是否比一個獨裁者實施的侵略更加正確呢?因為大約有一半的合格選民投票,所以這就意味著大約有 75%的人被另外 25%的人統治著。

Robert J. Ringer, 美國作家
==============================================================

以上文章轉載自KITCO,資料僅供參考,並不構成投資建議。

You can follow any responses to this entry through the RSS 2.0 feed. You can leave a response, or trackback from your own site.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