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 3 月 2014 黃金大媽和華爾街的較量當然不對等 無論怎么看

鉅亨網新聞中心 (來源:金融界)
對話人物

許羅德 十二屆全國人大代表,上海黃金交易所理事長。許羅德歷任中國人民銀行辦公廳秘書處處長、辦公廳副主任、支付結算司司長。2007年8月任中國銀聯總裁,2013年9月調任現職。

上海黃金交易所是經國務院批準,由中國人民銀行組建,目前國內唯一的黃金交易所。其建立后,與貨幣市場、證券市場、外匯市場等一起構筑成中國完整的金融市場體系。

今年兩會上,互聯網金融成為熱門話題。在李克強總理的政府工作報告中,促進互聯網金融健康發展引發了社會廣泛關注,也給業內帶來利好資訊。以余額寶為代表的互聯網金融創新,在被一片叫好的同時,傳統金融業內人士和監管部門有關負責人也不斷做出審慎表態。曾擔任央行支付結算司司長的許羅德,無疑是后者中一員。兩會期間,許羅德接受新京報記者專訪,表達了他對互聯網金融的支援,並表達了他的擔憂。

1 下半年推出黃金國際板

“隨著我們的黃金體量增大,國際金價肯定會觀察中國黃金的價格,這樣我們就能夠在定價權方面逐步提升。”

新京報:你曾表示上海黃金交易所計劃利用上海自貿區的平臺,在區內開設黃金國際板,爭奪黃金的定價權,這個對中國的黃金價格有何影響?

許羅德:中國黃金現貨的交易量超過全球交易量的50%,除了現貨交易之外,黃金交易所還有一個功能,即投資功能。有一些機構投資者和個人以黃金作為標的進行投資。

目前上海黃金交易所的投資者主要是境內投資者,其價格雖然叫人民幣價格,但是人民幣價格完全跟著境外黃金價格在跑。

新京報:所以要爭奪黃金的定價權。

許羅德:我們爭奪黃金定價權的思路是什么呢?就是利用黃金交易所的投資功能,把境外投資者引進來投資以人民幣計價的黃金市場,這樣形成一個全球投資者參與的黃金價格。

這個價格跟現有國際黃金定價會產生一個關係。隨著我們的黃金體量增大,國際金價肯定會觀察中國黃金的價格,這樣我們就能夠在定價權方面逐步提升。

新京報:這個對中國好處在哪里呢?

許羅德:黃金是金融市場一個很重要的部分。在黃金市場上有影響力,就證明你在金融市場有影響力。從歷史來看,黃金是一個超主權的貨幣。所以說國家在黃金市場上的話語權對經濟金融的支撐作用還是非常有意義的。

新京報:具體對老百姓的好處在哪里呢?

許羅德:社會的資金總要找到投資渠道,投資渠道要多元化,如果形成了新的投資市場,對老百姓來說是新的投資渠道。

新京報:目前黃金國際板方案走到哪一步了?

許羅德:第一是主管部門要同意。目前原則上同意了。第二,建立適應國際投資者的業務規則。目前我們正在做。第三要建立國際投資者的投資平臺。目前平臺建設也在抓緊執行,相關的配套制度在推進,我想預計下半年應該就可以推出來。

新京報:這對中國國內投資者有什么利好?

許羅德:對於中國的國內投資者來說,他們已經具備了跟國際投資者同臺競技的能力,交易會更活躍,交易量會更大,機會就會更多,市場流動性就越好。

2 大媽買黃金是社會進步的表現

“要增強我們在國際黃金市場的話語權,而不是讓我們這些大媽去和他們較量。”

新京報:怎么評價去年聞名全球的中國“黃金大媽”?

許羅德:我們國家的老百姓買黃金,比如黃金大媽的這種現象,說明了現在居民或投資者投資多元化,財產多元化。這是一種社會進步的表現。黃金在資產設定里面占有適當的比例,我覺得是一種好事情。

為什么呢?在你資產設定里面,有5%到15%的黃金作為打底資產,這跟黃金的屬性是吻合的,當你出現重大意外的時候,家里還有兩根金條,起最後打底的作用。不是說全部買成黃金,這個是我不贊成的。而是在你資產中適量設定黃金。

新京報:去年中國大媽炒黃金一戰成名,今年你對這個群體有沒有一些建議?

許羅德:我認為中國大媽投資黃金,是一種好的經濟現象。但把中國大媽跟華爾街金融大鱷放在一起較量,是不對等的。

You can follow any responses to this entry through the RSS 2.0 feed. You can leave a response, or trackback from your own site.
Leave a Reply

Notice: Undefined variable: user_ID in /site/99golden.com/wp-content/themes/99golden-def/comments.php on line 1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