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Archive for ◊ 葡萄牙 ◊

31 7 月 2010 貴金屬盤後─GDP成長減緩 金價低 期金溫和收高但月線降5%

鉅亨網 ( 2010/07/31 03:53 鉅亨網 )

周五 (30日) 紐約期金溫和收高,係因官方報告顯示美國經濟成長減緩,加上市場趁黃金價格下滑,逢低買進。

然而,本月表現最亮眼的卻非黃金而是銅礦,期銅本月上漲 12%,為銅礦去年 4 月以來,單月漲幅最大的一次,係因市場對經濟復甦趨緩的憂慮降低了。同時黃金價格在 7 月份下跌 5%,為去年 12 月以來單月跌幅最大的一次。

交易最熱絡的 12月紐約期金上漲 12.70美元或 1.1%,收每盎司 1183.90美元。交易量較少的 8 月期金也上漲 13.30 美元或 1.1%,收每盎司 1181.70 美元。

9月期銅上漲 2 美分或 0.7%,收每磅 3.31 美元。9月期銀上漲 39 美分或 2.2%,收每盎司 18 美元。

RBC Capital Markets副總裁George Gero 表示,由於黃金7月份走勢搖晃不定,周五吸引了逢低買進的投資者。他補述,中國經濟成長可能加強全球通膨,這樣的觀點也催使投資者搶購黃金。

然而,雖然周五公佈美國GDP成長減緩,但銅礦仍是全球成長樂觀最大的受惠者。

數據顯示,美國第2季國內生產毛額(GDP)年率成長2.4%,大幅低於過去6個月的平均成長年率4.4%,且低於分析師預估的 2.5%升幅。第1季GDP成長年率由原先的2.7%往上修正為3.7%。

GDP報告為黃金價格漲勢添了第一根薪火。

同時,雖然美國報告顯示,目前沒有通膨壓力的跡象,且Fed官員James Bullard本周曾表示,美國可能面臨像日本一樣的通縮風險,但對於中國方面的想法,仍支撐物價可能上漲的看法。

Gero表示,James Bullard對通縮的擔憂是因為過度衡量國際貨幣基金 (IMF) 要中國提升內需的舉動。根據《華爾街日報》,IMF周四公佈一項評估,力促中國應提高消費,並允許人民幣升值。

中國經濟成長率加速可能會散播通膨壓力,此時具備抗通膨功能的黃金就是市場最愛。

美國公佈其他經濟消息,顯示芝加哥製造業和消費者信心均有所改善,在此之後,黃金能延長其漲勢。

Gero表示:「黃金上升仍是因為相同的考量點,原本的黃金買家仍在。」此外,黃金買家湧向12月期金,顯示長期的市場觀點仍偏向通膨且看多黃金。

30 7 月 2010 解密國際清算銀行的黃金交易

近期披露的大量新聞顯示,國際清算銀行(BIS)去年和一家尚不知名稱的商業銀行完成了380 噸的黃金交易(譯者註:是 BIS 買入 380 噸黃金)。我一聽到 BIS 的這次交易就感到強烈震撼,因為它太重要了。但不幸的是,BIS 和涉及這場交易的銀行幾乎沒有向我們所有這些處於央行核心圈之外的人透露出多少信息,所以我們還不能理解幕後究竟發生了什麼。

因此,市場人士對此有好幾種解釋,但人們的手都指向了葡萄牙。首先,葡萄牙報告說該國擁有 382 噸黃金,這和 BIS 交易的黃金數量很接近。其次,作為負債纍纍並且揮霍無度的臭名昭著的歐豬四國之一(PIGS,葡萄牙,意大利,希臘和西班牙),葡萄牙有可能從事非同尋常甚至令人震驚的交易,以便提升它的金融地位。

我不同意對 BIS 這次交易的傳統解釋,但直到現在,我都沒有發表我的觀點,因為我在等待,希望得到哪怕一點點風聞,以便對我的 BIS 交易推測提供佐證。現在事實已經被《金融時報》報導出來了,根本不是針對金融衍生交易的「主權國家借款人的抵押品」。《金融時報》報導說,「葡萄牙已經成為第一個反對衍生交易、同意擱置現金或其他資產[也許包括黃金?]的歐元區國家,以便縮減它的債務規模。」下面是我的想法,先從一些背景信息開始吧。

這次交易有兩面性,所以要達成交易,也有兩點潛在原因。在 BIS 完成和一家商業銀行的交易宣佈前,主流解釋是有一個陷入麻煩的負債主權國家,或者甚至是歐洲央行本身,需要流動性,所以他們用黃金借入現金。但考慮到事情都有兩面性,這次交易還有另一個潛在原因(即使這個原因幾乎沒有受到關注),那就是 BIS 用於干預黃金市場黃金已經枯竭了。所以 BIS 手頭需要實物金,因此,它就用現金換取了實物金(或者,也許 BIS 已經事先賣出了實物金,這場交易就是拿商業銀行的黃金兌現)。

然而,在 BIS 宣佈它已經和某家商業銀行完成這次交易後,很多觀察家 —— 包括我在內 —— 都困惑了。如果這真的是一次傳統交易,那家商業銀行就應該手裡有 380 噸黃金,但這不太可能,因為商業銀行是從事借貸生意的,商業銀行本身不擁有黃金。因此,如果任何商業銀行擁有黃金(我得說這種可能性很低),黃金就應該早就借出(用於牟利)了。
所以 BIS 說它已經和某家商業銀行完成了這筆交易,這條新聞讓我撓頭不已。

一種可能是該商業銀行不得不從一家中央銀行借出 380 噸黃金,然後和 BIS 完成交易,但這個假設又提出另一個問題 就是為什麼非要有商業銀行參與進來?為什麼中央銀行不直接和:BIS 交易黃金?就像法國和德國在 20 多年前的金融危機中做的那樣,當時匯率機制仍然起作用。毫無疑問,這場交易還有一些其他原因,所以《金融時報》的報道很重要。我的結論是,結合 BIS 的聲明,我們正在觀看一個負債的主權國家毫無遮攔的資產負債表,以前人們覺得是葡萄牙很可能是正確的。

眾所周知,葡萄牙在黃金市場上一直很活躍。它在 1980 年代就把黃金借給 Drexel Burnham銀行,後來這家野心勃勃的投資銀行破產倒閉,該消息也就為大眾所知了。所以現在猜測葡萄牙把它現有的黃金借給一家商業銀行不算太離譜 這意味著葡萄牙已經暴露在這家銀行的,信用風險之下。

現在考慮一下,如果這批黃金是葡萄牙借給花旗銀行或者其他什麼沒名銀行的話,將發生什麼情況?被一家瀕臨破產的銀行欠 380 噸黃金,葡萄牙的資產負債表恐怕不太好看。考慮到葡萄牙正在採取措施「減少政府運作開支」,正如《金融時報》所報道的那樣,葡萄牙取消這筆黃金出借才是合乎邏輯的行為。

最好的結果當然是借出的黃金得到歸還,而且還有利息。但這可能會讓金價一飛沖天,因為在目前的價格下黃金賣家很少(譯者註:作者指葡萄牙出借黃金後,商業銀行必須從市場上購買黃金歸還)。一飛沖天的金價會擊潰一直試圖壓制金價、但在市場上又不斷撤退的黃金卡特爾。黃金卡特爾會讓黃金每年都漲價,但又不會漲太多,以便吸引每個人的注意力,結果就是紙幣不斷貶值。因此 BIS 進場了。

BIS 用現金換取商業銀行的黃金借貸,換句話說,380 噸黃金現在是 BIS 欠葡萄牙的,可以大為提高葡萄牙資產負債表的質量。但不管怎麼說,誰願意欠別人黃金啊?是一些商業銀行比如花旗銀行?還是央行的央行 —— BIS?顯然,由 BIS 而不是其他什麼銀行欠葡萄牙黃金,或許是葡萄牙提升資產負債表以「減少政府開支」的一個方法。

當然,此時以上所有內容還都僅僅是推測。我對 BIS 這場交易的解釋看起來合乎邏輯,但我們將永遠不能確切知道真正原因,因為各家中央銀行仍在關著的房門後繼續秘密地運作著。

==============================================================

以上文章轉載自KITCO,資料僅供參考,並不構成投資建議。

25 3 月 2010 KITCO國際黃金市場特約評論:葡萄牙方面消息使金屬價格急降

急劇下跌的歐元再一次把金價推入1,100美元下方,而美元指數大幅上漲0.85;舊世界( 東半球)的危機沒有發出停止的信號,反映了投資者們對於安全避風港的追求。今天惠譽(Fitch)評級機構調低葡萄牙政府債務等級明確地表明歐洲的金融問題很明顯並不局限於希臘。葡萄牙被認為是歐盟經濟體中另一張在通過延遲“調整”階段期間面臨較長時間疲軟增長和經濟衰退的多米諾骨牌。

歐盟在其一些外圍經濟體中的金融危機被認為持續對歐元造成巨大的下行壓力。專家們預測今年第二季度的一段時間內歐元對美元將下滑至1.28或1.20。今天早晨在法國和德國官員提到希臘的經濟救援無論是何種形式的,都將最終需要IMF的援助這一情況後,歐元下跌了大約1%,對美元跌至10月低點。商品專家Jim Rogers認為歐元將在未來15-20年裡在某一時刻“崩潰”,而瑞銀(UBS)經濟學家Paul Donovan認為– 雖然對希臘有援助– 但是希臘將最終違約。

在這一依然動蕩的背景下,今天早晨黃金和其他商品在新的拋售壓力下開盤。在紐約市場開盤前幾個小時,金價下跌近9.40美元,跌至1,093.00美元/盎司。周中交易開盤下跌9.40美元,報1,093.40美元/盎司– 美元指數為81.65,原油價格下跌近1.50美元。今天早晨8:10時,飽受困擾的歐元對美元為1.334。

今天早晨FXStreet.com發布的技術分析表明金價可能已經在1,145.80美元完成了一次頭肩頂部,並且正朝向1,088.50支撐區域移動– 如果不能在該區域持穩的話,那麼將重新測試1,044.50美元/盎司。今天早晨基金屬也下跌,下跌幅度在0.60%(鋁)及2.42%(鉛)之間。

今天早晨開盤白銀下跌31美分,報16.68美元/盎司。與此同時,鉑金下跌25美元,報1,584.00美元,而鈀金下跌3%,開盤報451美元。銠最後一次查看時,報2,280.00美元/盎司。

紐約收盤價格提供了一幅貴金屬相對陰鬱的圖景。一整天拋售壓力都很大,期權在未來幾天將要到期,動盪依然嚴重。紐約週三金價收盤下跌15.30美元/盎司,報1,087.50美元。白銀下跌43美分,報16.56美元/盎司。鉑金下跌30美元,跌至1,578.00美元/盎司,而其姐妹鈀金大幅下跌22美元,報443.00美元/盎司。在交易結束的時候,銠價格沒有變化,報2,280.00美元/盎司。

探索實施金屬持倉限額可能性的公眾聽證會將在周四於華盛頓召開。 2008年具有歷史意義的對所有人開放的原油市場使得人們呼籲為了緩和各商品市場的投機行為,進行強行抑制。 CFTC(美國商品期貨交易委員會)5名理事之一Bart Chilton一直贊成對以黃金、糖、咖啡和石油為首的市場施加這類限額。 CFTC在試著把注意力從石油市場中移除做了很大的努力– 據路透社– 將在設法對金屬類商品施加限額中經歷更加艱難的時刻。

我們因此對Chilton將於明天召開的標註“教育性,傳達性”的聽證會充滿期待。 Chilton可能喜歡一個擁有更好監管的金屬環境,但是碰到了一些基本的問題–  一些是有語義問題。比如什麼是“合適”的持倉限額?這些市場中有“操控”嗎?價格是不是已經被“功能性”的“損害”,如果這樣的話,是如何損害,並且損害了多少,並且被誰損害?聽起來像古老的關於“是”(is)單詞到底是什麼意思的爭論。我們只能祝你們好運了。

某些小組討論者揭穿由其他小組討論者提供的所謂抑制金價的理論可能會提供一些娛樂價值。同樣,一季度或其他類似的誇張短缺也不會出現,任何時候立法都會預期對此強調。也就是說…銀行改革法案的有趣描述現在正在被新罕布什爾議員Judd提供考慮。 Marketwatch對此進行瞭如下報導:

“一份考慮讓政府監管者解散大銀行的銀行改革立法正在考慮當中,如果他們希望對那些大型金融機構國有化的話,Judd Gregg,R-NH週三表示。“也就是說要試著對這些大銀行進行國有化,因為以最具侵略性的方式,如果你有利可圖或者有效的話,將並沒有什麼關係,在華盛頓有一群人可以決定你太大了,並且可以解散你,”Gregg表示。Gregg是國會銀行委員會的一名成員,該委員會正在審閱銀行改革立法。”

與此同時,今天早晨美國商務部報導說美國耐用商品訂單在2月份連續第三個月上升0.5%。這一數字大多數是與經濟學家的預測一致,並且繼續強調了製造商推動美國復甦的程度。現在看到消費者(在他們最終銷售水平上)做出貢獻並且做自己所能做的很讓人高興。

記住拉斯維加斯和奧蘭多的超大型房產繁榮?並不在很久以前,當地房地產經紀人歡欣鼓舞,由於這些城市正在經歷來自美國各地方買家的蜂擁而至。現在十年裡第一次,在面臨美國經濟危機時,有報導表示拉斯維加斯和奧蘭多正在出現人口下降。這就是生活。只要人們繼續來賭博並且看米奇屋。要不然這些城市將真的有麻煩了。